17173 > 宅人帮 > 主编说 > 正文

主编说丨结局与角色的“微整形” 浅析日本动画的变异创造手法(作品篇)

2017-01-05 09:23:54 我要纠错
作者:苑子 神评论

本文由特约作者 苑子 于 蕉蕉 独家发表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更多主编说戳这里♪(^∇^*)】

上回我们从“角色”的角度针对日本动画的变异创造进行了相关内容浅析,那么本期主编说则转由“作品”出发,试图从另一角度对其手法进行探讨与研究。

尽管近几年原创动画的数量如同雨后春笋般节节上升,但不可否认的是,改编类动画仍然强势占领着每季新番的主流地位。在“改编三巨头”的阵型当中,尽管作为乙女向聚合地的游改和以龙傲天形式开启异世界后宫之旅的轻改偶尔会横空跑出一两匹黑马,成为当季度新番中最为亮眼的存在,不过仍然稍逊于身为老前辈的“漫改作品”。

既然是改编类动画,要100%无缝接复制原作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在改编类占大比例的动画作品中,出于监督和系列构成的各异,对故事主题、结局的变异创作比比皆是。

被变异的改编类动画是否应该向原著道歉?从结局到角色的更改是否代表着不尊重作者?这种对作品的变异创造,又有何优劣之处?

一、故事内容“微整形”

无论哪个制作选材,但凡是改编类动画,最先被“整形”的必然是故事。如此更改的原因姑且分为三部分:

1.原作内容撑不起动画制作的速度。

值得一提的是,这种情况不仅存在于短篇连载,当年《家庭教师reborn》、《犬夜叉》等热门大作,如今《火影忍者》、《海贼王》、《名侦探柯南》这些民工漫同样面临过类似的遭遇。

结局与角色的“微整形” 浅析日本动画的变异创造手法(作品篇)

别把长篇动画不当槽点,这些原创内容收到的非议与争论并不亚于同系列改编原作内容的某些新番。如“捕快路飞”系列经常穿插在重要主线剧情之中,粉丝们等待一星期的心情犹如当头棒哭,心有不快在所难免。又比如《进击的巨人》ova系列那崩坏得简直令人发指的程度,确实有点原作看了都要吐血三尺的节奏。

结局与角色的“微整形” 浅析日本动画的变异创造手法(作品篇)

喂喂在打仗呢巨人马上就要攻过来了喂是会死人的喂,这个时候弄个料理大赛比个毛线啊喂你以为这是药王剧组么随随便便就开食戟?而且整个ova无时无刻不透露出一股“妈妈再打我一次”的欠揍感(捂脸痛哭)我点开的是八点黄金档吧……

2.动画制作公司觉得原作除了设定之外别无可取之处。

当然这个傲娇十足的决定前提必须是得到原作者的同意,不然原作者一言不合要求撤回重制的话,就不是一两个总编集能搞定的事情了。

这种情况的例子不在少数,但就近来看最典型的莫过于《东京食尸鬼》系列。尽管不乏小学生将“东京吃货”奉之为神作或入宅作,却仍然无法摆脱该作两季度销量疯狂暴死的趋势,某种程度上也能算是观众们的目光都是雪亮的?咳咳貌似这句话说出去很容易被狂殴吧……不过我一个堂堂非酋表示早已无所畏惧了(摊手)

结局与角色的“微整形” 浅析日本动画的变异创造手法(作品篇)

并非带主观意识地无脑黑,该动画在制作画面上可圈可点的地方确实不少,人物情感的描述也算到位,无奈故事设定与发展没能到达官宣那般出类拔萃的位置,也与原作粉丝心中的预期大相径庭。估摸也只有国内敢说它与《Fate/stay night》同台竞技,以及冲击大前辈巨人的霸权位置了。

3.动画公司与作者都认可并赞成改编有利于后期动画发展。

与上一个例子的区别就在于,这种情况是基于作者对动画公司能力的认可,以及动画公司对市场的敏锐性。

这类型改编动画的数目也相当惊人,如钢炼系列的两部TV动画,第一部剧情采用完全脱离原作的原创动画路线,直至第二部才回归原作,重走主线剧情。无独有偶,紧随其后的《偶像大师》、《战国BASARA》、《夜樱四重奏》等耳熟能详的作品,基本上都属于在原作设定上衍生出来原创动画,它们当中涉及的剧情和原作几乎没有太大的关系,却意外地收获到动画党+原作粉一致赞同的双赢局面。

结局与角色的“微整形” 浅析日本动画的变异创造手法(作品篇)

不是每一部漫画的作者都叫牛姨,也不是每一部动画都有能力成为钢炼第二,骨头社对待作品的改编敢作敢为的态度确实值得敬佩,但联想其暴死的作品也不算少,因此没有笃定的实力水准还是不要太轻易尝试为好。

《汪汪忠臣藏》原著结局里血腥和残酷贯穿始终,但到了动画却变得温馨且励志;号称“莎翁四大悲剧之一”的《罗密欧与朱丽叶》,改编成动画显得尤为阳光明朗励志向;原作《封神演义》当中的“封神榜”最初本是姜子牙提出,而动画当中的姜太公却公开反对封神仪式,以此将监督想要表达的“反神权思想”凸显出来;童话风格的《借东西的小人阿莉埃蒂》原作理应属于5岁孩童的睡前故事范畴,但经过宫崎老爷子之手不仅深化了主题,还升华了内涵,让其成为一部思考“环保、地球与人类”的社会性动画。

结局与角色的“微整形” 浅析日本动画的变异创造手法(作品篇)

这些有关于原作故事的“微整形”变异创造手法,在背负骂名之余,也享有盛名。这也从侧面表达了观众对于一部动画的认可并不单纯停留在它是否改编了原作,又或改编了多少原作内容,只要这部作品足够精彩,在中心思想上的重塑丝毫不逊色于原著,监督与编剧在主题的把控上新颖另类且令人眼前一亮,那么就不妨碍它成为观众心中的最佳代表之作。

二、角色调整与增加

在开谈这部分之前,或许有小伙伴们会有所疑惑,上回主编已经就“角色”的变异创造罗列了三大块内容,与这里还接着这方面内容是不是重复累赘了?其实不然,这部分的角色变异是针对原型角色做出的调整与修改,与之相对应的还有原创角色的加入。

我们先来看动画对原型角色的修整。

作为“复仇素材”的先驱动画作品之一,《岩窟王》的魅力与震慑力曾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漫画粉丝,其重整塑造的“唐•泰斯”更是刷新了人们对“基督山伯爵”的看法。原著中的伯爵虽是仇恨与复仇的化身但人性尚存,他的善良与宽容驱使了他最终选择原谅仇人,为故事画上了一个堪称完美的休止符。但是,同样的角色到了动画,则变得面目全非。出现在神山修一剧本之下的伯爵大人,非但人性扭曲、善良全无,甚至一度被仇恨蒙蔽双眼,誓言哪怕是不择手段也要将所有陷害他的人推下地狱。

一个角色,两种天渊之别的性格色彩,在动画与原作中得以充分体现。有些人会觉得这样的调整是对原著作者的不尊重,但事实上,相比起原作,更喜欢动画的人物临摹的原作粉丝不胜枚数。“一千个观众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每一种角色揣摩都能让人拥有别开生面的见解。

结局与角色的“微整形” 浅析日本动画的变异创造手法(作品篇)

不过,同是借用原型人物,能达到上述效果的作品并不多。当下很多新番动画对于原型角色通常只采用“人设”与“背景”两部分内容,目的很简单,单纯为了作品乍眼看上去显得特别耐人寻味,让观众油然而生一种“我读懂了官方都在玩哪些梗”的自豪感。这种做法不仅容易令原作粉丝心生厌恶,有时候还会引起传统媒体的口诛笔伐。

结局与角色的“微整形” 浅析日本动画的变异创造手法(作品篇)

图出《文豪野犬》。尽管该作水准相当不赖,但是动画中各类文豪角色与原型人物遭遇几乎没有相似之处,如中岛英年早逝,太宰治对芥川才是崇拜的一方。加之作品角色之间感情之暧昧,在第一季播出之际便有报道称该作引起部分原作粉丝的抵抗与不满。

与之相似的,还用烂了的江户川乱步与二十面相。

结局与角色的“微整形” 浅析日本动画的变异创造手法(作品篇)

接下来我们将目光锁定在原创角色身上。

早前日本媒体做了一份挺有意思的社会调查,动漫爱好者就“不希望看到动画中出现的问题”展开一轮相当激烈的讨论,跟帖罗列的问题很多,但排名靠前且赞成率比较高的回复基本上围绕“原作人物和原创人物之间的关系”进行阐述。比如“最讨厌原创的角色对原作的角色进行说教”、“原创角色一上来就开挂”、“原创角色和原作角色关系太好甚至把其他原作角色的光芒掩盖”等等。

这种在原有角色之下进行增加性变异创造的手法,稍有不慎极容易导致原作崩坏与角色戏份分配不均,原创粉与原著粉掐架现象频频发生。如《魔卡少女樱》中的李莓铃,尽管后期洗白成功并刷到了不少好感,但不可否认的是,作为原创角色,刚登场时候的莓铃处于一个风口浪尖的位置,屡屡被黏上“不讨喜”“惹人厌”等标签。

结局与角色的“微整形” 浅析日本动画的变异创造手法(作品篇)

与上述情况截然相反的是,有些原创角色不仅能与原作人物平分秋色,人气和受追捧程度也丝毫不逊色于主角阵容。比如《名侦探柯南》的高木警官、《中二病也要谈恋爱》的凸守早苗、《向阳素描》的智花、《血界战线》的小黑与小白以及《境界的彼方》里面“萌萌哒”的新堂爱。

这些不被人排斥的原创角色,非但很好地冲破“原作捧原创黑”这一人设定律,还从侧面告诉观众,哪怕原作和原创的角色同在一个画面出现,只要各有各的闪光点与魅力点,那么两者只会相得益彰,而并非相互排斥。

结局与角色的“微整形” 浅析日本动画的变异创造手法(作品篇)

根据阿加莎•克里斯蒂系列侦探作品改编的TV动画《名侦探波罗和马普尔小姐》以原创人物梅贝尔的自述为切入点,由于过分删减了原作内容及对原著角色的性格特写,最终毁誉参半;《最游记》里朱泱和清一色的加入,完善了唐三藏等人的角色经历,让他们从平面的虚无走向有血有肉的实体。

动画与原著在角色上的不同着重与立意,一方面会增加动画制作的风险性,另一方面则会给受众带来前所未有的享受,将原作推向另一个全新领域。

结局与角色的“微整形” 浅析日本动画的变异创造手法(作品篇)

三、变异创造下的优与劣

任何一种改变都存在风险与机遇,对于动画作品而言,衡量其变异创造成功与否的标准不单单指代销量,更多是观众对这种变异方式的接受程度。原著粉不一定就要比动画党高贵,动画党也不要故作清高地孤立原著粉,一部作品从选材到构思固然离开作者的辛勤付出,而一部动画从宣发到改编,同样离不开编剧监督的二次创作思考。

我们关注的重点,从来就应该放在这部作品能否给予我们新鲜感与启发性。

结局与角色的“微整形” 浅析日本动画的变异创造手法(作品篇)

作为2015年年度最佳现象级动画,《阿松》在原作的基础上,结合当今社会的热点与潮流,将故事进行变异创造,不但深得观众喜爱,还掀起新一轮原作风暴,在各大排名榜单上屡屡屠榜。

这就是作品变异创造的优势。寻求与原作不一样的切入点,主动帮助观众进入发散性思维模式,在“原著+作者”和“动画+剧本”的双重合力之下,从双向或多向角度去评析一部作品的价值和意义。

结局与角色的“微整形” 浅析日本动画的变异创造手法(作品篇)

不吹不黑,比起原作,无论是内容还是角色塑造,《轻音少女》在动画上的改编确实要更喜闻乐见一些。动画的变异创造某程度上丰富和充实了原作简单乏味的故事架构。

有了优势在前,我们最后不妨把目光收回缺点部分。“原创结局恶心观众呕死漫迷”这样的例子俯拾皆是。节操社、京阿尼都曾领衔主导过不少类似的作品, “物语系列”多强大,45°角的拍摄方式多么出类拔萃,但“原作粉碎机”的称号始终会在新房昭之的监督生涯当中留下痕迹(同理还有南泽十八这个小号)。

由于漫画与动画受众群的区别,动画党与漫画迷相互不重叠的情况实属常见。这也是为什么动画党对原作的修改感到不以为然的原因之一。这种争议讲道理就我来看相当容易解决,只要你们在质疑漫画迷玻璃心之前,捂心自问:当金庸粉PK于妈版肉包子小龙女时,你们会如何站队?

结局与角色的“微整形” 浅析日本动画的变异创造手法(作品篇)

一位学者曾就各方面改编原作的变异创造说道:“主题学研究的目的都是欲探讨同一题材、主题、人物典型或意向等文学要素的跨国或跨民族的流传与演变情况,以及它在不同作家笔下所获得的不同处理。这些流传、演变与不同处理其实就是一种变异创造。”

对于改编动画修改原著作品,就个人而言,只要不涉及无厘头恶搞或毁坏原作,大可抱着宽容的态度看待。一味抱守残缺,人云亦云地制作动画,并不见得就是最好的创作方式。借用原作者、改编者两者的选材角度,从而拓宽我们分析看待一部作品的思想与中心相当有帮助(studio4°出品的动画在这一方面做得十分不错)。看动画虽说大多图个乐呵,但倘若能遇到需要稍微带点脑子去看的作品,不是挺有意思的么?

结局与角色的“微整形” 浅析日本动画的变异创造手法(作品篇)

在“角色”和“作品”的浅析过后,回归创作本身,这种变异创造又体现在哪些方面?近年来跟随社会风向而倾斜的动画选材有哪些值得注意的地方?这类动画制作凭借哪些手法得以让这个“混凝土出身”的国家跃身于动画大国领域?留着问题,我们下期继续往下谈。